贵阳信息网
美食
当前位置:首页 > 美食

掀起龙卷风的奇女子龙应台

发布时间:2019-11-25 08:47:11 编辑:笔名

掀起”龙卷风”的奇女子—龙应台

龙应台 祖籍湖南衡山,1952年生于台湾高雄,1974年毕业于成功大学外文系,后赴美深造,攻读英美文学,1982年获得堪萨斯州立大学英文系博士学位后,一度在纽约市立大学及梅西大学外文系任副教授。

1983年回台湾,先在中央大学外文系任副教授,后去淡江大学外国文学所任研究员。1984年出版《龙应台评小说》一上市即告罄,多次再版,余光中称之为“龙卷风”。

1985年以来,她在台湾《中国时报》等报刊发表大量杂文,小说评论,掀起轩然大波,成为知名度极高的报纸专栏作家,以专栏文章结集的《野火集》,印行100版,销售20万册,风靡台湾,是80年代对台湾社会发生巨大影响的一本书。

1986年至1988年龙应台因家庭因素旅居瑞士,专心育儿。1988年迁居德国,开始在海德堡大学汉学系任教,开台湾文学课程,并每年导演学生戏剧。1988年底,作为第一个台湾女,应苏联政府邀请,赴莫斯科访问了十天。1996年以后龙应台不断在欧洲报刊上发表作品,对欧洲读者呈现一个中国知识分子的见解,颇受注目。自1995年起,龙应台在上海《文汇报》“笔会”副刊写“龙应台专栏”。与大陆读者及文化人的接触,使她开始更认真地关心大陆的文化发展。在欧洲、大陆、台湾三个文化圈中,龙应台的文章成为一个罕见的档案。现定居德国法兰克福。

(1952—)着名女作家、文学评论家。湖南衡山人,1952年生于高雄大寮。由于父亲是职业军人,小时后经常搬家,而在不断的搬迁中,也养成她站在心灵边缘冷眼观看世界的个性。

1969年进入成功大学外文系,毕业后赴美国堪萨斯州立大学攻读英美文学博士,毕业后,曾任教于纽约市立大学。出国十年之后,由于想念“台湾夏日里四处漂漾的茉莉花香”,1983年8月偕同德籍夫婿,并任教于中央大学英文系。

经过一年的观察,忧心文学界“温柔敦厚”的评论风气将无助于文学发展,希望在专业上尽一份心力,发表了第一篇小说评论《淘这盘金沙——细评白先勇的〈孽子〉》(《新书月刊》1984年3月号),此后,陆续析评马森、王祯和、张爱玲……十三位小说家的作品。这一系列的文章,后来集结成《龙应台评小说》。他写的书评并不堆砌专业的评论术语,而是本着深厚的学术涵养与仔细阅读,以专业的角度,就事论事的对作品多方探讨。这本书在当时文化界引发很多讨论,但是,龙应台期待文学评论者能以高度的文学素养,走出一条专业、客观、坦诚的书评路线的目标,仍有待努力。

龙应台这种实事求是的客观精神,结合知识分子的社会良知与勇气,遂在当时特殊事件的引爆下,发表了一系列社会批评的文章,从《中国人,你为什么不生气》(1984.11.20《中国时报》人间副刊)开始,龙应台走上以杂文写社会批评的写作路线。她的文章就如一把燎原的野火,点燃台湾社会已久的陈疴,也为台湾社会提供一个反思的空间。这一系列文章后来集结成《野火集》、《野火集外集》。这些文章在《中国时报》刊登时,台湾仍实施戒严,对于媒体还有相当的管制,龙应台的文章引两极化的反应,有的鼓掌叫好,有的破口大骂,龙应台都不为所动,依旧维持其犀利的风格,游走在当时文字尺度极限的边缘。

她的文章节奏明快利落,不卖弄词藻,从观察生活具体的事件开始,穿透事件表象,归纳其中反映的问题,再深入分析问题的形成。她的许多见解都能直指问题核心,文中的论述也相当有启发性。《野火集》自1985年出版,至今已二十几版,在大陆也有24多万册的销售纪录,可见,《野火集》里反映的现象与讨论的问题,是两岸共同的文化现象。

1986年,龙应台离开台湾,与夫婿旅居瑞士,后返回德国定居,也告别了《野火集》的写作方式。这段期间,台湾解除戒严,柏林围墙倒塌,苏联共产瓦解,全世界进入后冷战时代,在欧洲的龙应台目睹了这一切,也拓展了视野,当她再思考台湾的问题,就有了不同的解读;最突出的一点,就是在诠释问题、追索根源时,较以前共具历史的纵深与宽广的视野。这时候的作品有《人在欧洲》、《从东欧看台湾》、《写给台湾的信》等杂文集;也在为人妻、为人母的成长历程中,写了《美丽的权利》、《孩子你慢慢来》、《我的不安》等一系列关心女性问题的书,展现作者的另一面。另外还有作品《看世纪末向你走来》、《美丽的权利》、《在海德堡坠入情》、《干杯吧,托玛斯曼》、《龙应台自选集——女子与小人》、《魂牵》、《啊!上海男人》、《这个动荡的世界》等。

龙应台思索问题的深度与广度的拓掘,在其《百年思索》较完整的呈现,这本书深具历史意识,视野宽阔,上下纵贯百年时序,论述涵盖东西文化,除了延续其锐利的观察之外,也蕴含了历史的沧桑与无奈。龙应台的文章也从犀利的批判转为同情的了解。在这价值重估的时代,龙应台不但深入思索历史问题,也学习阅读中国古典文献,关怀的视角从台湾到西方,并及于中国大陆,正是知识分子批判精神的一贯坚持与持续拓展。

1995年,龙应台在上海《文汇报》副刊开辟“龙应台专栏”,其一系列“上海男人”的文章,一样在大陆引起广泛讨论,并于当年获得上海文汇笔会评为第一届文学散文随笔奖。

旅居海外十九年,龙应台持续对台湾的关注,并长期在瑞士、德国等国媒体发表论述,表达华人观点,对于台湾文化的译介与输出,有实质的贡献。

1999年,接受马英九的邀请,出任台北市政府文化局长一职,从一位体制外的文化观察者、批判者,转变成体制内的决策者、执行者,这或许正是她理念落实、具体关怀的最佳实践。不过,作家身份的龙应台也就得暂时与读者告别了。

《野火集》

《野火集》所逼问的是一个冷酷的问题:我们,是不是一个残障的民族?如果说《野火集》对这个社会有所要求,大概就在要求我们重新审视背上那个习以为常、见怪不怪的观念的壳。不敢置疑,不懂得置疑是一种心灵的残障;用任何方式去禁止置疑,阻碍思考,就是制造心灵的残障。

《百年思索》

该书是台湾作家龙应台最新的一本散文集,作者用她的眼光看世界,看中国,抒写了她对历史的反思,对中西文化的思索,对未来的展望。

《这个动荡的世界》

在书中,龙应台以理性之笔评说世界风云,以知性之思探究多舛命运,以感性之情抒解人生悲怆,我们看到的,不仅是她的足迹所及,更是深深的思索、长长的叹息。

理性、知性、感性相交融的龙应台,行数万里路,集十年精华,推出精彩新作《这个动荡的世界》。她走过交织着仇恨、暴力与祈祷的以色列和巴勒斯坦,笔触伸进这块灾难之地的历史背景。她走过把革命与贫穷当作旅游商品出售的社会主义古巴,告诉我们,卡斯特罗的子民们在过着怎样的生活。她走过在巨大的历史创痛中挣扎着的东欧和德国,发现历史的伤口早已绷开,眼泪与义愤却难以使其痊愈。她还走过经历了一次次民主洗礼的台湾岛,不由得感叹:当政治由独裁政体转到个人肩上时,个人顿时发现自己体质的虚弱……龙应台说:这是我在中国大陆出版的很重要的一部书。

民生教育
股票
铸造及热处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