贵阳信息网
科技
当前位置:首页 > 科技

牡丹情怀7z7z

发布时间:2019-10-13 03:12:53 编辑:笔名

牡丹情怀

上野的樱花,固然美丽,可如此的遥远,以至于不谈也罢――洛阳的牡丹却是不能不说的――那里曾经留下了父亲一段伤感而浪漫的往事――更有我失落了,但曾经苦苦等待的情怀。

――在我尚幼的年华,父亲即便告知我,在遥远的中原热土,有我要等待的牡丹花盛会和美丽的兰香君者,多少年来,伴随着时光流逝的却有这与日俱增的隐隐的等待。

――是初夏时节,独自一人来到僻野,望一眼长满蓬勃野草的孤坟,心中一遍遍的念叨着“别了,云飞……”晚风逆湖而上,扑向面颊,吞落着寒风掘取的泪花。

挥挥手,登上列车。一路哀愁,到得洛阳的终点站,已是第三日的下午。

走下列车,蓦然闯入视野的赫然有举着那本蓝色笔记本的女孩,匆匆间,我扬起已准备好的教课书,迎上去。

“你,――潇潇迅儿?”她大方伸出手的刹那,即道出了我的名字。

“对,兰香君,认识你,三生有幸,谢谢你来车站接我!”轻轻的我将那“兰香君”叫得好生低沉

,以至于我自己都有些听不清――权因为,她――更似我那深山深处的云飞。

接下来的日子,兰香君将我安排在旅馆,她告诉我,见过她妈,我们便可以赶洛阳的牡丹花会了,在聊聊的终日里,我除了偶尔看一看书,便一遍又一遍地听张宇的《雨一直下》――正是第一次听这音乐的时节,云飞便永远的离我而去了,伤感的心自然不必言谈了,这一刻,见着了兰香君,便又勾起了刚刚沉寂的那段往事。

忽那一日,我正在翻看悉日的新作《雪花飘落》,兰香君领了一位三四十岁左右,但依旧风姿卓绝的女人对我道“妈妈!”我的心,有些震憾,眼前一亮的同时不禁暗自佩服起父亲那双永远神力非凡的眼神。

“迅儿,你爸,他……这些年,都好吗?”

“你――就是父亲口中的欧阳漂萍吗?”我忍不住脱口问道。

“没错,请回答,他好吗?”

“哈哈哈……”我仰头长笑,轻轻的告诉她:“好,好,在那沉寂的山寨,父亲一生充满了彷徨,不得志的感慨中叹息每每不曾停息,我又何尝能说他过的如意呵!”

“迅儿,迅儿,不要再说了……”激动之余,她竟一下子哭倒在我的肩头,断断续续中道出了父亲昔日与她那一段浪漫而牵强的往事。

――还是在许多年以前,父亲正处在二十一二的年华,随着父亲归乡认祖的足迹,在我们遥远的异地故居,父亲对漂萍一见钟情――诚然,这亦有父亲的亲笔诗的见证,在异地他乡,才子佳人,两位红颜知己走过了秋收寒露,经过了红花绿草的春季,一直走到初夏,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刻,父亲不断的表白着心迹,可面对漂萍所给予的却是无限的希冀与期盼事业有成――并不给予肯否的断定……

――日子一天一天过去了,祖父终究要回到湖北去,临走的时刻,父亲终于面对他所以为有些清高的漂萍坦露了心迹,那料萍姨的答案让她错过了一生的美丽“男子汉,事业为重,花前月下的生活,不会给你的奋进以任何动力,你――继续努力吧,辞别表哥,我会去鄂西北找你!”

就这样,错过了夏天,走过了冬天,又错过了年年,在无限失落中父亲和我的母亲走到了一起,起初,他只是把这当情感的转移和对萍姨的报复――当然,这一切的一切都经过鸿雁传书,远在洛阳的萍姨对父亲的一切都了如指掌,直到一错再错,父亲牵起我娘的手走入礼堂。

从此以后,信与消息终因心隙而隔,萍姨伤感倍加,游历了和父亲走过的山山水水,(理所当然的,最难忘却的唯有牡丹花会)也和他青梅竹马的表哥结了婚,可每一个花会,她都会准时出现在曾经和父亲走过的地方,伫立。

“在我们昔日牵手的地方,杨树早已长的分外茁壮,可多少年来,我依旧忘不了你父亲的无微不至与对情的专一!”

望一眼兰香君,脸上亦挂着泪滴――事到如今,我方承认

,相思,苦。

在萍姨为我准备的洗尘宴上,她的手艺的精湛,以至于我更加佩服父亲昔日走过的旅程!“你的伟岸与英俊,一如你父,是个男儿汉了!”而对那似曾熟悉的双眸,我终于选择了逃避。

那一晚,我们聊到很晚,更令我惊奇的却有那“兰香君”这个名字本是父亲的杰作!望一眼兰香君聪颖的睫毛以及她那墨色的流海,还有那晚服伴衬的红色风衣,我喃喃的自语了,“云飞……”

“迅儿,你……怎么了?”萍姨的眼里充满着无限的好奇。

“没,没什么……我只是有些倦了,真的!”匆匆间的几个呵欠却无能如何都掩饰不了方才的失态,也许。那一刻,忧郁终究有些浓了罢!

萍姨便让我稍稍休息了片刻,待我一觉醒来,唯见兰香君在灯下翻看着我的新集《浪迹天涯》。

“对不起,趁你入睡,翻看了你的作品,介意吗?”像云飞,从那无限温柔的话语里,我的心,又情不自禁的回到了从前……

迟疑了片刻,我方答:“没关系,我正觉知己难觅呢!”

兰香君冲我微微一笑,也不再作答。

“我们,该去看牡丹花会了!”她同样的翻作品,又一边似是自语,望一眼黎明前的晨曦,我却有些惊讶“这样早吗?”“对,这就去!”

或许萍姨在给我们制造着机会,这一天她却终于没有一同去,到了牡丹花会场,人山人海,外加当头的骄阳,我只记得陪我的有粉红色衬衫的兰香君和她那随风飞扬的长发,以及喝了许多的水,介于她的关怀,我不胜感激,在夕阳西斜的时候,我们决定归去了,金色的夕阳洒在兰香君的衣裙上,一如当年常常同我漫步的云飞,在微风中,我的手不知何时竟被她悄悄牵起!我有些诧异……。缘于我突然觉出她并非我心中的云飞!

“云飞,你真美!”语无伦次的我却道出了一句后来才知道让兰香君伤感的话来。

“你?!……”扔下我的手,兰香君独自扬着飘逸

,去了。

独自回到旅馆,苦苦寻觅,这么多年的旅程,可“飞雪”“丽人”的画面始终在我眼前萦绕,我终于明白,在我的心里,永远没有人可以替得了云飞――永远,于是我决定趁黎明悄悄离去。

背上行囊,辞别了萍姨,可兰香君不知何时也到了,她们母女决定送我远去。

别了兰香君时她送我一本日记体散文集,唤作《红尘往事》,压在我的床头,那却是我一段人生传奇!

随着列车的远去,洛阳的牡丹花会也与我再次擦肩而过了,但我从此终于知道,永恒的往事错过了太多的美丽,兰香君的丽影我是记住了,但也许我记住的更是云飞!

至于她的“兰香君”的来历,我猜想一如字般,轻轻的兰花芳香,亭亭玉立,一如君之娇子,但终究是怎样得来的,我从此却再也没有问父亲――我想,那毕竟有父亲伤感的往事……

许多年过去了,心愿已了却,可我还是常常的翻看着那出自一位飘逸女孩的手迹《红尘往事》,时时想起红色衬衫和飘逸长发的兰香君。

确切的说,我更想起了云飞。

怎么上微信小程序
怎样进入有赞微商城
微店微商城